第18章 菩提往生(16)-《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连宋叹气道:“你也不是不晓得我同玄冥的过节,那年去他府上吃小宴,他的小夫人不幸瞧上我天天给我写情诗,他对这件事一直郁在心头。”

    东华漫不经心搁了茶壶:“我这个人一向不大欠他人的情,也不喜欢用威逼迫人,”一只手给凤九顺了顺毛,对连宋道,“你近日将府中瓷器一一换成金银玉器,再漏些口风出去,说自己碰了瓷土瓷器全身过敏,越是上好的瓷你过敏得越厉害。今年你做生辰,玄冥他应该会上供不少他那处的上好瓷土给你。你再转给我。”

    连宋看他半晌。

    东华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抬眼看他:“有问题吗?”

    连三殿下干笑着摇头:“没有问题,没有问题。”

    连宋心情复杂地收起扇子离开时,已是近午,东华重拿了一个杯子倒上半杯茶,放到凤九嘴边。她听话地低头啜了两口,感到的确是好茶,东华总是好吃好喝地养她,若她果真是个宠物,他倒是难得的一位好主人。东华见她仍一动不动地蹲在摊开的画卷上,道:“我去选打短刀的材料,你去吗?”见她很坚定地摇了摇头,还趁机歪下去故作假寐,东华拍了拍她的头,独自走了。

    东华前脚刚出门,凤九后脚一骨碌爬起来,她已渐渐掌握用狐形完成一些高难度动作的要领,头和爪子并用将图卷费力地重新卷起来,嘴一叼甩到背上,一路偷偷摸摸地跑出太晨宫,避开窝在花丛边踢毽子的几个小仙童,跑到了司命星君的府上。

    她同司命不愧从小过命的交情,几个简单的爪势,他就晓得她要干什么。他将图册从她背上摘下来,依照她爪子指点的那两处,拿过写命格的笔修饰了一番。修缮完毕正欲将画册卷起来,传说中的成玉元君溜来司命府上小坐,探头兴致勃勃一瞧,顿时无限感叹:“什么样的神经病才能设计出这么变态的玩意儿啊!”凤九慈悲地看了远方一眼,很同情连宋。

    待顶着画轴气喘吁吁地重新回到书房,东华还没有回来。凤九抱着桌子腿爬上书桌,抖抖身子将画轴抖下来摊开铺匀,刚在心中想好怎么用爪子同东华表示,这画她央朋友照她的意思修了一修,不知合不合东华的意。此时,响起两声敲门声。顿了一顿,吱呀一声门开了,探入姬蘅的半颗脑袋。姬蘅看见她蹲在桌子上,似乎很欣喜,三步并作两步到书桌前。凤九眼尖,瞧得姬蘅的手中又拿了一册页面泛黄的古佛经。这么喜爱读佛经的魔族少女,她还是头一回见到。

    姬蘅前后找了一圈,回来摸摸她的额头,笑眯眯地问她:“帝君不在?”

    她将头偏开不想让她摸,纵身一跃到桌旁的花梨木椅子上。姬蘅今日的心情似乎很好,倒是没怎么和她计较,边哼着一首轻快小曲,边从笔筒里找出一支毛笔来,瞧着凤九像是同她商量:“今日有一段经尤其难解,帝君又总是行踪不定,你看我给他留个字条儿可好?”凤九将头偏向一边。

    姬蘅方提笔蘸了墨,羊毫的墨汁儿还未落到她找出的那张小纸头上,门吱呀一声又开了。此回逆光站在门口的是书房的正主东华帝君。帝君手中把玩着一块银光闪闪的天然玄铁,边低头行路边推开了书房门,旁若无人地走到书桌旁,微垂眼瞧了瞧握着一支笔的姬蘅和她身边连宋送来的画卷。

    半晌,东华干脆将画卷拿起来打量,凤九一颗心纠在喉咙口。果然听到东华对姬蘅道:“这两处是你添的?添得不错。”寡淡的语气中难得带了两分欣赏,“我还以为你只会读书,想不到也会这个。”因难得碰上这方面的人才,还是个女子,又多夸了两句,“能将连宋这幅图看明白已不易,还能准确找出这两处地方润笔,你哥哥说你涉猎广泛,果然不虚。”姬蘅仍是提着毛笔,表情有些茫然,但是被夸奖了,本能地露出些开心的神色,挨到东华身旁探身查看那幅画轴。

    凤九愣愣地看她靠得极近,东华却没避开的意思,无所谓地将画轴信手交给她:“你既然会这个,又感兴趣,明日起我开炉锻刀,你跟着我打下手吧。”姬蘅一向勤学上进,虽然前头几句东华说的她半明不白,后头这一句倒是听懂了,开心地道:“能给帝君打打下手,学一些新的东西,是奴的福分。”又有些担忧,“但奴手脚笨,很惶恐会不会拖帝君的后腿。”东华看了眼递给她的那幅画轴,语声中仍残存着几分欣赏:“脑子不笨一切好说。”

    凤九心情复杂且悲愤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没有克制住自己,扑过去嗷地咬了一口姬蘅。姬蘅惊讶地痛呼一声,东华一把捞住发怒的凤九,看她龇着牙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皱眉沉声道:“怎么随便咬人?还是你的恩人?”她想说不是她的错,姬蘅是个说谎精,那幅画是她改的,不是姬蘅改的。但她说不出。她被东华提在手中面目相对,他提着她其实分明就是提一只宠物,他们从来就不曾真正对等过。她突然觉得十分难过,使劲挣脱他的手,横冲直撞地跑出书房,爪子跨出房门的一刻,眼泪吧嗒就掉了下来。一个不留神后腿被门槛绊了绊,她摔在地上,痛得呜咽了一声,回头时朦胧的眼睛里只见到东华低头查看姬蘅手臂上被她咬过的伤口,他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留给负气跑出来的她这只小狐狸。她其实并没有咬得那么深,她就算生气,也做不到真的对人那么坏,也许是姬蘅分外怕疼,如果她早知道说不定会咬得轻一点儿。她忍着眼泪跑开,气过了之后又觉得分外难过,一只狐狸的伤心就不能算是伤心吗?

    其实,凤九被玄之魔君聂初寅诓走本形,困顿在这张没什么特点的红狐狸皮中不好脱身,且在这样的困境中还肩负着追求东华的人生重任,着实很不易。她也明白,处于如此险境中凡事了不得要有一些忍让,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然,此次被姬蘅掺和的这桩乌龙着实过分,激发了她难得发作的小姐脾气。

    她觉得东华那个举动明显是在护着姬蘅,她和姬蘅发生冲突,东华选择帮姬蘅不帮她,反而不分青红皂白地先将她训斥一顿,她觉得很委屈,落寞地耷拉着脑袋蜷在花丛中。

    她本来打算蜷得远一些,但又抱着一线希望觉得东华那么聪明,入夜后说不定就会想起白日冤枉了她,要来寻她道歉?届时万一找不到她怎么办?那么她还是蜷得近一些吧。她落寞地迈着步子在整个太晨宫内逡巡一番,落寞地选定蜷在东华寝殿门口的俱苏摩花丛中。为了蜷得舒适一些,她又落寞地去附近的小花溪捡了些蓬松的吉祥草,落寞地给自己在花丛里头搭了一个窝。因为过于伤心,又费神又费力,她趴在窝中颓废地打了几个哈欠,上下眼皮象征性地挣扎一番,渐渐地合在一起了。

    凤九醒过来的时候,正有一股小风吹过,将她头顶的俱苏摩花带得沙沙响。她迷糊地探出脑袋,只见璀璨的星辉洒满天际,明亮得近旁浮云中的微尘都能看清,不远处的菩提往生在幽静的夜色里发出点点脆弱蓝光,像陡然长大好几倍的萤火虫无声无息地栖在宫墙上。她蹑手蹑脚地跑出去,想瞧瞧东华回来没有,抬头一望,果然看见数步之外的寝殿中已亮起烛火。但东华到底有没有找过她,她感到很惆怅。她噌噌噌爬上殿前的阶梯,踮起前爪抱住高高的门槛,顺着虚掩的殿门往殿中眺望,想看出一些端倪。仅那一眼,就像是被钉在门槛上。

    方才仰望星空,主生的南斗星已进入二十四天,据她那一点儿微末的星象知识,晓得这是亥时已过了。这个时辰,东华了无睡意地在他自己的寝殿中提支笔描个屏风之类无甚可说,可姬蘅为什么也在他的房中,凤九睖睁地贴着门槛,许久,没有明白过来。

    琉璃梁上悬着的枝形灯将整个寝殿照得犹如白昼,信步立在一盏素屏前的紫衣青年和俯在书桌上提笔描着什么的白衣少女,远远看去竟像是一幅令人不忍惊动的绝色人物图,且这人物图还是出自她那个四海八荒最擅丹青的老爹手里。

    一阵轻风灌进窗子,高挂的烛火半明半灭摇曳起来,其实要将这些白烛换成夜明珠,散出来的光自然稳得多,但东华近几年似乎就爱这种扑朔不明的风味。

    一片静默中,姬蘅突然搁了笔,微微偏着头道:“此处将长剑收成一只铁盒,铁盒中还须事先存一些梨花针在其中,做成一管暗器,三殿下的图固然绘得天衣无缝,但收势这两笔,奴揣摩许久也不知他表的何意,帝君……”话中瞧见东华心无旁骛地握着笔,为屏风上几朵栩栩如生的佛桑花勾边,静了一会儿,轻声地改了称呼,“老师……”声音虽微弱得比蚊子哼哼强不了几分,倒入了东华耳中。他停笔转身瞧着她,没有反对这个称呼,给出一个字:“说。”

    凤九向来觉得自己的眼神好,烛火摇曳又兼隔了整个殿落,竟然看到姬蘅蓦然垂头时,腮边腾上来一抹微弱的霞红。姬蘅的目光落在明晃晃的地面上:“奴是说,老师可否暂停笔,先指点奴一二……”

    凤九总算弄明白她在画什么,东华打造这类神器一向并非事必躬亲,冶铁倒模之类不轻不重的活计,多半由善冶铸之术的仙伯代劳。此时,姬蘅大约正临摹连三殿下送过来的图卷,将他们放大绘得简单易懂,供这些仙伯们详细参阅。

    晓得此情此景是个什么来由,凤九的心中总算没有那么纠结,瞧见姬蘅这么笨的手脚,一喜,喜意尚未发开,又是一悲。她喜的,是困扰姬蘅之处在她看来极其简单,她比姬蘅厉害;她悲的,是这是她唯一比得过姬蘅之处,这个功还被姬蘅抢了。她心中隐隐生出些许令人不齿的期待,姬蘅连这么简单的事也做不好,依照东华的夙性,不知会不会狠狠嘲讽她几句。她打起精神来期待地候着下文。

    出人意料的是,东华竟什么也没说,只抬手接过姬蘅递过去的笔,低头在图纸上勾了两笔,勾完缓声指点:“是个金属阀门,拨下铁片就能收回剑来,连宋画得太简了。”三两句指点完,又抬头看向姬蘅,“懂了?”一番教导很有耐心。

    凤九没什么意识地张了张口,感到喉咙处有些哽痛。她记得偶尔她发笨时,或者重霖有什么事做得不尽如东华的意,他总是习惯性地伤害他们的自尊心。但他没有伤害姬蘅的自尊心。他对姬蘅很温柔。

    幢幢灯影之下,姬蘅红着脸点头时,东华从墨盘中提起方才作画的笔,看了她一眼又道:“中午那两处连宋也画得简,你改得不是很好,这两处其实没有那两处难。”

    姬蘅愣了一会儿,脸上的红意有稍许退色,许久,道:“……那两处”,又顿了顿,“……想来是运气吧。”勉强堆起脸上的笑容,“但从前只独自看看书,所知只是皮毛,不及今夜跟着老师所学良多。”又有几分微红泛上脸来,冲淡了些许苍白,静寂中目光落在东华正绘着的屏风上,眼中亮了亮,轻声道,“其实时辰有些晚了,但……奴想今夜把图绘完,不致耽误老师的工期,若奴今夜能画得完,老师可否将这盏屏风赠奴,算是给奴的奖励?”

    东华似乎有些诧异,答应得却很痛快,落声很简洁,淡淡道了个好字,正巧笔尖点到绷紧的白纱上,寥寥几笔勾出几座隐在云雾中的远山。姬蘅搁下自个儿手中的笔,亦挨在屏风旁欣赏东华的笔法,片刻后终抵不住困意,掩口打了个哈欠。东华运笔如飞间分神道:“困就先回去吧,图明天再画。”

    姬蘅的手还掩在嘴边,不及放下来道:“可这样不就耽误了老师的工期?”眼睛瞧着屏风,又有些羞怯,“奴原本还打算拼一拼绘完,好将这个奖励领回去……”

    东华将手上的狼毫笔丢进笔洗,换了支小号的羊毫着色:“一日也不算什么,至于这个屏风,画好了我让重霖送到你房中。”

    其实直到如今,凤九也没闹明白那个时候她是怎么从东华的寝殿门口离开的。有些人遇到过大的打击会主动选择遗忘一些记忆,她估摸自己也属此类。所记得的只是后来她似乎又回到白天搭的那个窝里看了会儿星星,她空白的脑子里还计较着看样子东华并没有主动找过她,转念又想到原来东华也可以有求必应,怎么对自己就不曾那样过呢?

    她曾经多次偷偷幻想,若有一天她能以一个神女而不是一只狐狸的模样和东华来往,更甚至若东华喜欢上她,他们会是如何相处。此前她总是不能想象,经历了这么一夜,瞧见他同姬蘅相处的种种,她觉得若真有一天他们能够在一起,也不过就是那样吧。又想起姬蘅入太晨宫原本就是来做东华的妻子,做他身边的那个人,只是她一直没有去深想这个问题罢了。

    自己和东华到底还会不会有那么一天,她第一次觉得这竟变成极其渺茫的一件事。她模糊地觉得自己放弃那么多,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九重天,一定不是为了这样一个结果,她刚来到这个地方时是多么的踌躇满志。可如今,该怎么办呢,下一步何去何从,她没有什么概念,她只是感到有些疲惫,夜风吹过来也有点儿冷。抬头望向满天如雪的星光,四百多年来,她第一次感到很想念千万里外的青丘,想念被她抛在那里的亲人。

    今夜天色这样好,她却这样伤心。

    东华不仅这一夜没有来寻她,此后的几日也没有来找过她。凤九颓废地想,他往常做什么都带着她,是不是只是觉得身边太空,需要一个什么东西陪着,这个东西是什么其实没有关系。如今,既然有了姬蘅这样一个聪明伶俐的学生,不仅可以帮他的忙,还可以陪他说说话解解闷,他已经用不上她这只小狐狸了。

    她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心中涌起一阵颓废难言的酸楚。

人已赞赏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19章 菩提往生(17)-《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9:41

原著作品枕上书

第17章 菩提往生(15)-《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原著

2020-3-3 11:09: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